艾札克

台灣的繪手兼文手(圖文雙低產)
沉迷陰陽師的酒紅坑無法自拔
主產酒紅、酒茨 (雷:除酒紅、紅酒外的all酒、紅all紅)

© 艾札克 | Powered by LOFTER

[酒紅]純無腦發糖

一日早晨,酒吞仍留戀在夢鄉中,然身上忽感多了一個重量,他微睜眼,睡眼朦朧間,好似望見了紅葉小巧精緻的臉……
「起來!」
沒曉得一個大力地搖晃
「唔———噗!」
用力之大使得酒吞的睡意都被驅散了,他睜大眼看向今早舉止反常的紅葉,才發現……
如瀑的黑髮、豔麗的紅眸、如脂的雪膚……以及,寬鬆的衣物和變小的身體。
「嗯……紅葉?」
不可置信地自床榻坐起,輕撫紅葉……更正,小紅葉的臉蛋,不得不說,雖說是幼女,但可真是可愛極了……。
「喜歡你!」
小紅葉忽然一蹦,環住酒吞的頸,把他整個妖再次壓倒在榻上,隨後如小動物般地蹭著他。一如既往沁人心脾的香氣,還有熟悉不過的妖力,酒吞確信這幼女是紅葉沒錯了,可怎麼變小了呢?
「紅葉,咳咳」
他輕咳了聲,接著頓了頓
「嗯?」
「妳怎麼……變成這樣子了?」
紅葉眨巴著她圓潤的紅眸,透出疑惑的神情,接著小小的雙手捧上酒吞的大臉,又說了聲
「喜歡你!」
心臟…心臟會受不了啊,這小尤物簡直可愛得過分
「我也喜歡妳!」
拋下了問題,整個人抱住了紅葉嬌小的身軀……管它體型年齡,紅葉就是紅葉,他就是喜歡。

「摯友你在做什麼呢?」
茨木困惑地看著抱著枕頭一臉花癡樣的酒吞
「你是不喜歡我喜歡枕頭了?」
紅葉饒富趣味地看著臉羞得紅通的酒吞。
原來是夢啊,也對,紅葉怎麼可能突然變那樣了。
「不是!你們聽本大爺說……」
酒吞把來龍去脈跟紅葉和茨木說了一遍,茨木聽得無趣,而紅葉則是相反,她仿著酒吞的說法,壓在他身上,綿軟的身軀覆上他結實的身體,接著環住酒吞的脖頸再次壓倒他,蘇柔間帶點嬌媚地說了聲:
「喜歡你」

酒吞。卒
死因:喜歡什麼紅葉,你看你又被可愛死了吧。

评论 ( 2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