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札克

台灣的繪手兼文手(圖文雙低產)
沉迷陰陽師的酒紅坑無法自拔
主產酒紅、酒茨 (雷:除酒紅、紅酒外的all酒、紅all紅)

© è‰¾æœ­å…‹ | Powered by LOFTER

🍁7_Dessesbo

簡直撕心裂肺,無論是身子的痛、還是心裡的痛。

依稀憶起了什麼……

「閻魔,本大爺……我有事相求。」微低的姿態
「要吾復活汝是免談了,況且汝逕自復活得了具殘破不堪的身軀,魂魄一日之內定會消散,吾也無法。」毫不在意的語氣
「我知道,但我求得不是這事。」堅定的神色
「哦?那是要吾的魂魄不成?」半開玩笑似的笑意
「非也,」距離拉近「我想請妳讓孟婆熬一碗湯,能忘掉與酒吞童子有關記憶的一碗孟婆湯。」
在和紅葉重逢之前,他事先去了趟地府,冒著可能會直接遭閻魔了結—畢竟不是靠正當方法復活—的危險,考慮到紅葉今後的生活,再三猶豫還是決心向她一求。
「……哼,」冷笑,移轉目光「吾還以為汝會如此自私,放她一妖自生自滅呢。」
「我可不忍心啊」心稍疼了一下
「好吧,看在吾和你多年的……交情上?吾便答應你吧。」提手示意判官去辦事
「……謝謝你,閻魔。」轉身欲離去
「呵呵,這應當是咱倆最後一次見面了」半嘲謔似的,目送那略帶哀戚的背影消逝。

看遍世間愛恨情仇,然于妖于人,生命無常,汝鬼王酒吞童子的愛又怎麼沉重了?

———喘不過氣。

當酒吞整頓好外貌要回酒館時,正好望見紅葉要從酒館步出。
「紅……」
「怎麼樣,身子有好些了嗎?」硬生生被打斷了
「嗯,好很多了」紅葉擔憂得拍了拍酒吞,輕撫過他好看的臉「我們…去看星星?」
為何這麼提議呢?其實酒吞心裡並沒有底,也不知是為了自己身體的考量還是為了紅葉著想,他想隨口擺脫進食的行程—看星星,應該不會哪裡疼了吧?

紅髮在平安京燈光的映照下顯得更有色澤,藏青色的袖擺晃著晃著隨即便穿越了大街小巷,到了人煙稀少處,他們便化回妖狀,人間的生老病死對妖怪來說,就好像方才晃過的一瞬般、如同過眼雲煙似的短暫—但此時的酒吞想要時間過得再慢、再慢……。
那是離町中甚遠的、一處不知名的山頂,沒什麼光害,而一片平整的地要觀星恰好合適,可能再施個妖力會長出幾棵楓樹吧?


🍁


「你做什麼呢?」
雖然酒吞是隨口提議來觀星,但他想讓紅葉認為他是有心計畫好的,從山腰開始就抱著紅葉,用他的大手捂著她的眼,這樣一路上到山頂來。
酒吞抱著紅葉坐上了在深夜看來一點也不綠的草皮,偷偷蹭了蹭她身上的香氣—啊,醉人心脾—接著便擁著她躺了下來,讓她躺在自己的胸膛上,再拿開手……
黑夜壟罩了視野,廣闊無垠的夜空中,擢髮難數的星星點綴於其中,靜靜閃爍著屬於他們各自的光芒,互相輝映、交織成一片綺麗的星海—星星的光芒灑在他們身上,紅色的眸子中映照著星光,流瀉著喜悅、驚艷。
「真沒想到你也能這麼有情調?」
紅葉輕笑,握過酒吞的手和她十指相扣著
「紅葉……」
心頭是暖的,身子的疼痛似是被治癒了一般,好想要時間再慢、再慢一些,想要時間停滯住,永永遠遠地擁著深愛的她。

酒吞坐起,在紅葉的唇上留下一吻—似乎有些綿長—就算再怎麼有情調,他曉得再不和她坦白的話,那便再也沒有機會了,不想重蹈覆轍,現在連嘴唇都感受不到紅葉的溫度。
「紅葉……你聽我說」
儘管在心底已經打了無數次稿,但要將咽在喉嚨深處的話吐出卻是這般困難;莫名的恐懼感襲來,好像他接下來說的話會讓什麼瞬間崩壞似的,夜深得看不清他眸中的神情,但心裡深知,在他面前,我從未如此害怕過。
「上次我…不告而別,很抱歉……」
嘖,不是,不是這句話,我不是要講這樣子的話,但望見她眸子中的、感受她氣息中的那一絲膽怯,我便心軟了,妳是如此脆弱,妳是如此令我想百般呵護;為什麼提這個?那一天的事,不想去回憶……你就這樣拋下我和茨木,然後自己走了、消失了,除了空虛以外什麼也沒有留給我們。
酒吞見紅葉沒有啟齒,便繼續道下去:「我再過不久,就必須離開了」他手撫上紅葉好看的臉,有些小聲地說著「這次不會再那樣自私了,會好好補償妳……」紫眸中除了不捨外,剩下的卻是對她的心疼「跟妳道別……。」他其實說不清楚這樣的補償,是不是只是一種自我滿足,但本是魂魄的自己怎麼會惦念那麼多,也許只是自己想見她也說不準,這樣的執念竟足以不經過地府的介入便換得一日的重生。
「你要去哪裡?」
而一日的時間實在太短,近乎殘廢的身體也不知道是否有給紅葉最好的……這一走,魂魄便會煙消雲散,連轉世都無法了。
「……。」
夜是如此深,好像他方才的言語將晦暗從視界沖散,而他微皺的眉頭還有紫眸中的百般情緒,我是何時變得對他如此敏感?
沉默,誰也沒有開口,紅葉倏地埋進酒吞懷裡,用盡一切力氣般緊緊擁著他,眼淚像是曉得心底明白了什麼一般,不停不停地自霧濛濛的紅眸中溢出,潰堤似地浸濕了對方的衣衫。
「紅葉……」
心很疼,彷若被不知名的雙手用力擰絞,滲出名為疼惜的鮮血,劇痛的身軀承受著來自她的淚、她的重量、她的哭喊、她的一切—他深深愛著的,她的一切。
「紅葉……我……」不爭氣地,微涼的觸感劃過面頰,滴在她的黑髮上「……我心悅妳」帶著哽咽,他同樣緊擁著她的身軀,彷彿要將兩人合而為一一般,想讓彼此的氣息交融在一起。
「我知道,我知道……」不曉得為何會落淚,好像一直以來的情緒、思念,全數隨著這個擁抱發洩在彼此身上,儘管不明究理,卻又好像意識到眼前人隨時會消逝「你怎忍心留我一人煎熬?我早已離不開你了啊!你可知這些日子我思你念你、肝腸寸斷?」她想,這會是之前百般不應他的愛的報應嗎?這一世這麼一次次地,讓她感受到愛卻又將其自她身上剝奪,「讓我愛上你後又拋棄我,既然已經離開了那又回來做什麼!」晴明如此、而酒吞亦然。
「紅葉……」望著眼前哭嚎著責備自己的她,酒吞除了無意義地喊著她的名字以外,無能為力。
「難道我就是個不值得被愛的妖女嗎!?」
心像是被刺穿了一般,自己是不是傷了她?傷得很徹底、很徹底?對這番作為倍感懊悔的念頭倏地萌生,頓時視線模糊、四肢無力、陣陣耳鳴充斥……
「不是的!!!」
但也就那麼一剎那罷了,心思被自己的一聲彷若撕裂夜空的叫喊召了回來,差點嚇著了紅葉
「酒……」
「不是的、不是的!我愛著妳!無論我的魂魄是否還存於世上,我的心永遠……」紅葉,你值得更好的、妳值得更好的人來愛妳,我是不是禁錮了妳太久?沉淪愛戀的同時逕自拉妳下水?要是當初讓妳隨著晴明而去,妳是否不用承受這般苦楚?
「我的心永遠愛妳……。」明知是如此天方夜譚的一句話,虛幻不實無根據,予連意識都將殆盡的自己來說更是不可能,卻仍想告訴妳—儘管妳早已知曉—我愛妳。


🍁


TBC.
——————
我錯了,一章完結不了…頓在不得了的地方
遲更了好久(跪
前文請戳頭像,有楓葉的和無意義英文字的就是了

评论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