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札克

台灣的繪手兼文手(圖文雙低產)
沉迷陰陽師的酒紅坑無法自拔
主產酒紅、酒茨 (雷:除酒紅、紅酒外的all酒、紅all紅)

© 艾札克 | Powered by LOFTER

台服朧車上線啦(酒紅向腦洞短小文)

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
紅葉呱拽著酒吞的衣服,道:
呱。
只見酒吞滿心歡喜地抱起紅葉呱,回道:
本大爺的榮幸!
紅葉呱卻對酒吞一陣拳打腳踢(蹼打腿踢?),又言:
呱呱!
酒吞仍然持著笑容,回應說:
當然,那還用說!
紅葉呱突然安分了下來,紅著臉說:
呱~呱。
酒吞頻頻點頭,並笑道:
沒錯沒錯。

遠方的紅葉持著一臉驚恐的神情,腦子裡滿是疑惑:
他們是怎麼溝通的?!
忽覺衣擺有陣拉扯,便低頭一望
是一隻酒吞呱。
那酒吞呱紅著一張蛙臉,輕扯著紅葉的衣服,道:
呱呱~
紅葉似乎比遠方的酒吞理智了點,回應說:
聽不懂。
此時,一顆球砸到了紅葉的頭,她望向源頭
是一隻茨木呱。
茨木呱甩著他的兩條蛙腿跳奔(?)了過來,並在酒吞刮身邊停下,撿起了球說: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此時紅葉彷彿能理解茨木呱在說什麼了。

酒吞聽見了茨木呱的聲音,並抱著紅葉呱向他們走去,見到紅葉便笑得開懷地道:
呱…啊不是,紅葉啊,你看這隻蛙看你多像?
結果給紅葉撒了一身的楓葉。
茨木呱見到酒吞本人,又望向在紅葉腿邊的酒吞呱,突感蛙生茫然。
酒吞呱見到了酒吞本人,望見他和紅葉以及紅葉呱的好感情,決定向酒吞本人下戰帖,卻馬上被鬼葫蘆噴了一身。

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

评论 ( 1 )
热度 ( 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