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札克

台灣的繪手兼文手(圖文雙低產)
沉迷陰陽師的酒紅坑無法自拔
主產酒紅、酒茨 (雷:除酒紅、紅酒外的all酒、紅all紅)

© 艾札克 | Powered by LOFTER

[酒紅]那妖怪要結婚了?(part1)

應該是甜文 (應該,我嘛,你知道的
仍然想不到好標題
請不要斟酌字詞,幾乎是自然產生(?,我沒有多少作修飾
——————
「什麼?妳說酒吞要…結婚了?」
紅葉睜大了她的雙眼,紅色的眸子中充斥著些許腥氣。她跟前的八卦小鬼微微一顫,因懼怕而悶哼幾句敷衍了事便迅速逃開了。

紅葉已成了晴明的式神,雖然不再像之前那樣對晴明癡狂,但那之後酒吞來訪的次數卻日漸減少,現在則是幾乎不來了—準確來說,根本沒有再來了,不知是否打消了追求紅葉的念頭?紅葉原想自己會對此感到鬆口氣,但事實上她並不感幾分欣喜,更多的是疑惑—那酒鬼是怎麼了嗎?是不是自己太任性拒絕他太多次了?—而如今,竟是聽聞了酒吞要結婚這事……那麼最近都不來找她也是說得通了……但,他真的要結婚了?跟誰?

接著幾天,她到處打聽關於此門婚事的消息,能確定的是,似乎是名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女妖,面容姣好、身形婀娜多姿、溫柔賢淑、舉手投足氣質不凡,儼然就是個賢妻的典範。這令她突感幾分空虛,老是嚷嚷著紅葉有多好的「追求者」就這樣說有結婚對象了,儘管不願承認,但不知從何而生的醋味和空虛感湧上了心頭……難道,我不如那名女妖嗎?
說不清是不是不願被看低,紅葉後來開始學習除了舞蹈以外的技藝—自己似乎除了跳舞以外,沒什麼說得上手的才藝—諸如樂器、烹飪、編織等,也不知是什麼原因,在決心學習到酒吞婚宴這有限的時間內,她學得特別快,雖然音偶爾會彈錯、飯菜稱不上好吃、編織縫紉也不夠上手,樣樣沒有到自己舞蹈那樣高的程度,但至少是「學會」了。
———————————
寫不動了,TBC.(喂

评论 ( 10 )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