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札克

台灣的繪手兼文手(圖文雙低產)
沉迷陰陽師的酒紅坑無法自拔
主產酒紅、酒茨 (雷:除酒紅、紅酒外的all酒、紅all紅)

© 艾札克 | Powered by LOFTER

[酒紅]那妖怪要結婚了?(part3)

前文戳頭像(不貼心
仍然沒有潤色…
漸漸難產了,明明只是個消磨時間寫的短文
—————
儘管不那麼劇烈,酒吞仍能感受到自己心臟跳動的聲音,他不曉得紅葉為何而來,也不曉得紅葉為何要特地梳妝打扮—紅葉無論如何都是很美很美的。
「酒吞啊,」她緩緩開口,殊不知如何開場「我最近學了很多技藝哦!」
「欸……什麼樣的技藝呀?」難道紅葉是為了告訴本大爺這個而來……心裡喜滋滋的
「嗯…學了琴、縫紉和作飯,還不上手就是了。」她不經意地撫了撫手上的小傷口,這舉動卻讓酒吞注意到了
「紅葉,你手怎麼了?」他本想伸手去碰紅葉的手,但意識到這行為對紅葉—對一名女子—來說,似乎有些不禮貌,便將抬一半的手又放了回去。
「沒、沒事!啊!我彈幾曲給你聽?」
雖然對她異常的慌張有些在意,卻也吩咐了小鬼將琴取了過來。

纖指撥動琴絃,發出瑟瑟琴音,雖然聽來仍有些生疏,但原就對音樂沒什麼興趣的酒吞不以為意,他更在意的是紅葉不尋常的舉動。
待一曲終了,酒吞隨即鼓掌叫好,儘管聽不出心得還是對紅葉讚賞有加,這令紅葉開心地低下了頭—突然意識到,自己居然會在這酒鬼面前害羞?!
「紅…」「酒…」
雙方幾乎同時開口
「妳先說吧。」「你先說?」
莫名的有默契
「……」
接著便是一陣沉默
「咚咚!」外頭傳來的敲門聲打破了這尷尬的寧靜,一個小鬼顫顫打開了拉門,探出頭道:「鬼王大人,時候不早……」
「我知道。」
這令紅葉有些著急地不禁皺起了眉,她似乎能猜到酒吞要去做什麼事—如果沒猜錯的話…籌備喜宴,對吧?
「紅葉,妳能來拜訪我,我實在是非常開心,」紅葉聽得出來,酒吞的語氣變得恭敬了「但我現在有些事情要處理,」他們之間的距離被拉遠,並且間隔了一名女妖「讓妳等我也不好意思,」然後眼前這個曾對自己百般呵護的他,將不再屬於自己「我送妳到山腳吧?下次……」
「不要!!!」
紅葉突然大吼,這反應著實嚇著了酒吞,他一個眼神下令小鬼離開後,便靠近她,輕聲問道:「怎…怎麼了?」而酒吞仍然沒有碰觸到她。

見紅葉不回話,令酒吞更加不知所措了,他移開琴,好讓自己能夠更靠近,誰曉得一到她身邊……
「……我不要!」
紅葉突然撲進了酒吞懷裡,緊緊抱著他,好像不這麼做他會被搶走一樣。
面對紅葉這般舉動,酒吞先是一怔,再倏地紅了臉,那對大耳朵都快能聽見自己砰砰的心跳聲—這時候的反應不應該是害羞吧,酒吞童子?!—他如此反問自己,但身體隔著幾層衣物就能感受到她綿軟的身軀…這是他們不曾有過的接觸啊。
「紅葉……」
酒吞的雙手騰在空中,他不知道究竟是要抱住她還是推開她才合乎禮法?
「抱我!」
但對方似乎給了自己答案。
他小心翼翼地環抱她,動作如此輕柔,不同於以往對於自己投懷送抱的女妖一般粗魯無禮—嗯,你知道的。
「有什麼事跟我說說看,嗯?」
紅葉將頭埋在他的胸口,方才一時情緒上湧就抱住了酒吞,此時的她巴不得想找個洞鑽進去……例如酒吞的懷裡。

有很多念頭在紅葉的腦中閃過,她也擬了很多關於如何和他啟齒的話,酒吞則是輕輕拍著她的背或是以指搓揉一小段髮尾—他到底對自己抱著怎麼樣的想法?
於是,紅葉決定用行動來向他表達。
—————
下個部分…有些親密接觸……你知道的,嗯。
如果不行的話就是傳文字圖或外連了
生活在沒有河蟹世界的我完全不會碼字qwq

评论 ( 3 )
热度 ( 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