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札克

台灣的繪手兼文手(圖文雙低產)
沉迷陰陽師的酒紅坑無法自拔
主產酒紅、酒茨 (雷:除酒紅、紅酒外的all酒、紅all紅)

© è‰¾æœ­å…‹ | Powered by LOFTER

​🍁8_Rebmemer

星光依然燦爛,不知時間過了多久,耳邊滿是啜泣與哽咽的聲音,但卻能漸漸感受到懷裡她的溫度,迴光返照嗎?無論如何,這樣總是好的。 


「紅葉……」他輕輕開口,推了推紅葉的肩膀,原想稍微推她離開自己的胸前,沒想到她卻是埋頭緊抱不放,酒吞便改為輕撫她的頭。髮絲的柔順自指尖傳來,摻著淡淡的香氣……怎麼覺得有些昏昏沉沉的呢?

「……嗯?」紅葉微微抬起頭,紅眸因哭泣而覆上一層薄霧,淚水還殘留在眼角,酒吞抬手將其拭去,並認真的看著她。

「酒吞……你在哭嗎?」

沒有意識到為紅葉拭淚的自己也是在眼角掛著兩行淚水,他趕緊抹去後,再度以堅定的眼神看著她。

「我差不多……快到時間了,你聽好呀,紅葉。」他用結實的臂膀令紅葉無可動彈,一隻手扶住她的下巴,輕輕獻上一吻……最後一次,品嘗對方的嘴唇,一隻手從後拿出一支小瓶子,開了瓶蓋,一個清脆的響聲,便往紅葉口中倒入……。 


「以後我不在了,妳要好好照顧自己,嗯?」

「天冷了要注意保暖、飯要好好吃……病懨懨的妳,就不美了呀。」

「啊,可以多出去外面走走?我喜歡、大家都喜歡,這樣健康有朝氣的紅葉,不是嗎?」

「紅葉是最美的,哪怕整林子的紅楓都比不上妳的一個笑容,還有跳舞!紅葉跳舞也是最漂亮的……」

可能是哭得乾涸的關係,淚水並沒有流出,睜得偌大的紅眸懸在半空,他伏在自己下巴的手溫柔而有力。

「我永遠…永遠都在妳的身旁……守護著妳。」

紫眸閃爍著深情,瓶中的液體一滴不剩,落在地上消逝,話語隨著身軀漸漸散去,化作青色的螢光,包圍了她,好似隨時會隱沒在這漆黑的夜。

「酒———」

語音未落,隱隱約約能感受到在某個溫暖的懷裡睡去,聽著他好聽的嗓音叮囑,入了骨子裡,顛顛簸簸地去到柔軟舒適的床榻上,那熟悉的溫度隨之盡散、螢光消散,自己也因疲憊而緩緩入眠………。 


窗外的楓樹幾經摧殘,僅存枯枝,連最後一片楓葉也不經刺骨寒風考驗,飄落在地,隨風而散—美酒不在,樽盞亦乾。


「主人,您還好嗎?」

晨光透過窗戶撒上散落在枕頭上的青絲,女子的睡顏雖安靜,但睜開的紅眸中失了幾分顏色,顯得悵然若失。

盜墓小鬼坐在一旁,擔心地看著她的主人。

「我…我沒事?」紅葉坐起,忽覺有些頭疼,她也不知為何慣性地轉頭望向身旁—除了潔白的床榻外,空無一物。

「昨晚貌似有誰將您送了回來,嗅那酒氣,應當是酒吞大人的手下……」

「酒吞?」紅葉打斷她,神情滿是疑惑—好陌生的名諱,卻好像很重要的樣子。

「酒吞童子大人,大江山的鬼王大人呀。」

盜墓小鬼應道,紅葉隨即沉寂下來,在腦中反覆搜索無果,在心中默念好幾遍,唇形也對著做了幾次,卻好像這一塊被什麼特意剝奪走了一般—酒吞童子究竟是誰?原來是大江山的鬼王嗎,應該是個很厲害的大妖怪吧。但為何,腦子裡沒有他的身影、他的面容、他的氣息,卻有種說不出的難受滋味,是自己很珍惜的人嗎?是自己很疼愛的人嗎?是自己……

「主人……」盜墓小鬼遞給紅葉一方手巾,見她的淚珠撲撲簌簌、不受控制,自好看的猩紅眸子落下、沾濕衣襟,盜墓小鬼隨即愧疚地道:「很抱歉,說到您的痛楚……我不該提起他的。」

「痛楚?」紅葉接過手巾,擦拭不明原因流落的露珠……為什麼自己會感到哀傷呢?對「酒吞童子」沒有半點印象的自己,只能依稀記得入睡前那溫柔聲音的呢喃,除此之外,怕是再也尋不得與他相關的記憶。

「……主人?酒吞大人他已經……過世很久了。」

「是嗎。」

紅葉回應的語句出奇地鎮定,種種跡象令盜墓小鬼不禁只能作她主人是刻意忘掉酒吞的推想,囑咐幾句後便離去了。


好像有那麼一個重要的人,曾經百般疼愛、呵護自己,那人在心中依稀,個個被模糊了身影。

美酒不再,而樽盞亦乾;楓華落盡,而佳人嫣然。

END.

_____________

囉唆時間

看到這邊真是辛苦大家了,前文可以戳頭像,在主液第4頁左右...停更很久orz但坑總是要填完。

刀子吃得還可以嗎...?

這篇本來是給另一對別動漫的CP的,但總感覺酒紅更適合...字詞修飾和文句排列甚麼的,很努力地把想呈現的東西呈現了,有些表達的很隱諱的地方,可能要多看幾次才能看懂,看第二次說不定也會有新發現(?

總之,謝謝你的閱讀啦,一起繼續喜歡著酒紅,恩,祝你愉快。


不,不賣胃藥

评论 ( 2 )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