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札克

台灣的繪手兼文手(圖文雙低產)
沉迷陰陽師的酒紅坑無法自拔
主產酒紅、酒茨 (雷:除酒紅、紅酒外的all酒、紅all紅)

© 艾札克 | Powered by LOFTER

[高閃預警]文+圖,圖在p2

情人節快樂!超甜純糖100%!

祝 食用愉快

--------------------

「酒吞」

二月,正是桃花林盛放的時節,可相鄰在旁的楓葉林過了秋季,卻仍盛放著屬於它的紅豔,只要曉得那是楓林中的女鬼以妖力維持的,便不覺奇怪了。

「嗯?」

今日的林中,如既往般飄散著紅楓,又添了幾分酒氣。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

其中一棵楓樹下,紅髮的妖怪懷裡橫躺著一個美人,他們酒盞間一個清脆的響聲,各自飲空了杯盞。

「妖生得意須盡歡,莫把金樽空對月;手持美酒、懷中佳人,紅眸美艷、姿色萬千;樽杯幾盞都不及紅葉嫣然,為妳傾城一笑,棄了江山又如何。」

「呵呵呵,」這是誇得她開懷了「不錯嘛,哪裡學來的?」

「為了誇妳,什麼詩句都能憑空冒出來。」

他們又相繼飲了幾杯,妖怪不時為彼此添酒

「那……要給你獎勵。」

紅葉的頰色紅潤,似乎將醉,酒吞聽了她那話,隨即放下酒葫蘆和碟子,秉著一臉幸福的期待,看向懷中的她眨巴著好看的紅眸望著自己。

「什麼獎勵?」

酒吞勾起嘴角,以指腹觸她的誘人紅唇,作勢要吻上去

「哎,不是這個~」

似乎將醉,那嬌滴的音勾得酒吞的心有些癢。他看著紅葉坐起,小步離開他的懷裡,到了她的房舍中取出一個精緻的小盒子。

「紅葉,這是什麼?」

酒吞接過盒子,那是個上了漆的木盒,以紅色的蝴蝶結綁著,他輕輕墊了墊,覺得頗有重量。

「打開看看~打開看看~」

遞上盒子後,她便再度躺回酒吞的懷裡,酒吞摟過他的腰身,才能使她軟如水一般的身軀不致於攤倒在地,特意望向酒吞,期待他打開的神情。

拆掉絲帶、打開木盒,一陣甜膩的氣息摻著酒香撲鼻而來,裡頭裝著酒吞這妖生尚未見過的東西—巧克力。

「這是?」

他滿腹好奇地望向懷中的紅葉

「是巧克力,我特地給你做的!」

紅葉手拿了一顆,給酒吞送到嘴旁,他便順勢張口接收

「聽那個陰陽師說啊,現世的女子在這天會送巧克力給心上人哦。」

酒吞其實沒聽清紅葉在說什麼,他顧著感受紅葉給他做的巧克力在口中釋出甜味,咬破了巧克力的外殼後,還有黏稠的酒液自其中流出。

「唔,這個……」

「嗯,是酒心的哦。」

酒吞雖然不是很喜歡人類的食物,但這是紅葉給他做的,吃得可是甜在嘴裡也甜在心裡。

「真特別啊,甜味中有苦澀也有酒香。」

他在紅葉的額頭輕輕留下一吻,方才那句卻讓他憶起他們之間的戀情—甜味中,有苦澀、也有酒香。

「過來點,嗯?」

紅葉又拿起一顆巧克力,咬在嘴裡,順應著酒吞靠近的臉,將巧克力送進他的口中。纖手撫過他輪廓分明的臉頰、環過他的脖頸,順著酒吞壓在身上的力道,任憑他將自己放倒在地。

「嗯哼~」

紅葉一個魅笑,酒吞隨即將盒子置於一旁,俯臥在她身上,咬破她送過來的巧克力,令黏稠的酒液自齒縫滲出,滴落在紅葉的嘴角。身下的美人舔了舔唇邊的酒液,不經意開了的領口,春|光明媚,纖手自妖怪的腰間,觸過腹肌,撫上他結實的胸膛。

「妳怎生得如此美?」

酒吞撥開她頰邊的青絲,吞下巧克力後,上前吻她紅潤的唇。

「你是喜歡的我的皮囊,我心知。」

「我不只喜歡妳的皮囊,還有妳的心,無論紅葉是什麼模樣,屬於她的,我都愛。」

他紫眸真情、字字真切,紅色的髮絲散在她的耳邊,連同話語撓得她癢。

「我的巧克力好吃嗎?」

「甜中帶著誘人的酒香,如妳一般—甜中帶著誘人的美。」

酒吞每說一句,便靠近一分,紅葉的臉也紅了一分。

「巧克力很好吃……所以我想,」酒吞貼到她的頸間「製作它的人,一定也同它一般好吃。」輕咬脖頸,在白皙的肌膚上留下紅印。

「食了妾身吧,大江山的鬼王大人啊。」

紅葉伸手解開他的髮帶,原本蓬鬆張狂的紅髮隨即如瀑一般披散而下。

「應允,本大爺要將美人妳吃乾抹盡……肉入腸胃、血入骨髓,誰讓妳要取我的心肝而代之,這是懲罰。」

「原諒臣妾吧~」

「好呀。」

酒吞輕笑,作勢要離開她身,想當然是被她環住脖頸的纖手拉了回來,

「別,別原諒我了,吃了我,嗯?」

她嬌|吟般的語調令他實在飢渴難耐,他便又笑了,並重新靠近她,沉著了幾分後,向她道:

「紅葉,我愛妳。」

「有多愛?」

紅葉玉手撫上他的薄唇,他涼唇貼著紅葉的指腹,一點一滴、真誠地應道:

「我要日日夜夜與妳纏綿、生生世世有妳相伴、分分秒秒記掛著妳,這麼愛、好愛好愛……。」

待語畢,紅葉便主動吻上他的唇,相染彼此的氣息……是啊,只要長久相伴,天天都能如此甜甜蜜蜜。


今日的楓林,如既往般飄散著紅楓,又添了幾分酒氣,還有濃郁的情愫與香甜的愛意。

------------------------------

不,不賣墨鏡。

评论 ( 2 )
热度 ( 36 )